收藏本站 恶臭监测设备网

从化学的角度来看雾霾治理措施

从化学的角度来看雾霾治理措施,雾霾的形成需要两个条件:一次排放污染物和气象条件。

形成雾霾的内因是一次排放污染物,如二氧化硫、氧氮化物、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颗粒物等。

外因是适合上述一次污染物大量二次转化的气象条件,主要有四个:一是风,影响污染物横向扩散;二是逆湿,即高空气温高,地表附近气温低(正常情况下温度会随着高度增加而下降),其影响扩污染物纵向扩散;三是湿度,影响凝结核化学变化的过程;四是光照,加剧化学反应。

在内外因共同作用下,一次污染在大气中相互作用,经化学反应或光化反应形成与一次污染物物化性质完全不同的新的大气污染物,即为二次污染物,如臭氧、醛、酮、酸、过氧乙酰硝酸酯(PAN)等。

治理雾霾的主要手段有两类,“源头控制”和“末端治理”。雾霾“源头控制”的难度有两点:

一是清洁能源经济性差。我国“富煤少油缺气”的资源禀赋决定煤炭使用的经济性超过其他能源,而环境污染成本无法内部化,使得清洁能源的环保优势无法在价格上体现。

二是供应不足。天然气方面,当前我国进口供应比重已超过30%;可供经济开发的水电、风电资源已不多,适宜核电站选址也有限;光伏成本下降最快,但因光伏能量密度低与间歇性的局限,在储能未商业化量产前,光伏亦无法大幅增长。

雾霾“末端治理”即优化生产过程,包括清洁生产、优化工业布局、节能减排等。事实上,“末端治理”只是污染物的转移,治标不治本。如烟气脱硫、除尘形成大量废渣,废水集中处理产生大量污泥等,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污染问题。所以,雾霾治理最终还是要减少能源消费与优化消费结构,必须“源头控制”与“末端治理”两手抓。

当前雾霾治理的问题

一是雾霾治理是复杂系统工程,当前社会对治霾的难度认识不充分。前两年,政府并没有意识到雾霾治理是一个长期、高难度的过程。“提头来见”的故事不独发生在中国,五十年代洛杉矶市长弗彻˙布朗也曾信誓旦旦地宣称四个月内一定永久消除雾霾,然而关停工厂和焚烧炉后,雾霾并未缓解,反而加剧频繁。这说明公众、政府和社会对“雾霾”缺乏足够认知。

二是当前缺乏公开、透明、具公信力的平台了解雾霾治理的相关知识、进展与成效,以致当前互联网上充斥了各类跨界“专家”的解读,进一步误导了公众认知。同时由于政府之前设立的目标过高,难免丢失一些公信力。

三是经济效益至上和监管力量薄弱降低了雾霾治理的执行力度与效果。中国的一些环保技术如电厂超低排放已达到甚至超过了国际先进水平,大部分电厂也都安装了在线实时监测系统,但仍然有许多工厂偷排,其实都是经济在作祟。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下,当工厂负责人或业主还不能完成盈利需求前,根本无暇顾及安全需求,何论自我实现(牺牲小我,亏本实行煤改气),因此,不少被下令关停的工厂偷偷开工的案例屡见不鲜。

四是关于雾霾成因的基础研究不够扎实,雾霾治理的技术路线缺乏创新。目前舆论普遍认为散煤是形成大量排放的主要因素,但散煤使用者为数量众多的小企业与个人,所以至今无法科学统计散煤消费量,更勿论科学监管。对散煤的污染因子、排放方式没有科学的研究,就无法研究如何降低散煤排放。

五是不考虑中国客观条件,生搬硬套外国经验一刀切。能源结构改善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需要考虑能源禀赋、能源供应安全、经济性、技术等诸多条件。中国能源消费量庞大、“以煤为主”的能源禀赋、能源生产地与供应地背离以及体制、机制等各种特点决定了中国无法在短期内实现清洁能源主导的能源结构。在清洁能源不具备经济性的情况下,一刀切地煤改气,将导致一些省份“煤改气”、“煤改电”的目标难以实现。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137-5299-0687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